<th id="5dp77"><track id="5dp77"></track></th>

      <i id="5dp77"></i>
        <optgroup id="5dp77"><del id="5dp77"></del></optgroup>
        <object id="5dp77"><option id="5dp77"></option></object><thead id="5dp77"><ol id="5dp77"></ol></thead>

          <thead id="5dp77"></thead>
            站內搜索
            關鍵字:
            類 別: 按標題 按內容
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手機訪問本站
            手機掃描上方二維碼即可訪問本站!
            “愛”是如何簡化為“愛”的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6-12信息來源:《光明日報》瀏覽人數: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詞海鉤沉】

              近些年,社會大眾和媒體在說到繁體字與簡化字的問題時幾乎都會拿簡化字“愛”說事兒。比如主張恢復繁體字、主張在小學增設繁體字教育、批評社會道德淪喪、批評傳統文化式微等,都把“愛”字的簡化當作批評對象。其實,那些持論者對“愛”字的本義、對“愛”如何以及何時開始簡化為“愛”,可能一知半解或者一無所知。

            “愛”本與腳趾有關

              《說文解字》(以下簡稱《說文》)是漢代許慎所著的分析字形、解釋字義的權威著作?!墩f文》將“愛”置于夊(,趾的最初形體“止”的倒寫)部而不是心部,也就是說,“愛”的本義與腳趾有關而不是與心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再看看釋義就更清楚了:“愛,行貌。從夊,聲。”清代的《說文》學大家段玉裁對“愛”注釋是:“心部曰‘,惠也’。今字假愛為而廢矣。愛,行貌也,故從夊。”對“”()的注釋是:“許君惠字用此。愛為行皃。乃自愛行而廢。轉寫許書者遂盡改為愛。”這就清楚地表明:“愛”是從夊、聲的形聲字,本義為行走的樣子,而“仁愛”之意本作“”(義符為心、聲符為旡的形聲字。旡音,與愛的古音非常接近)。“心”只是聲符“”的組成部分,與“愛”字的音和義沒有直接關系。用“愛”表示仁愛、惠愛是假借用法。

              出土先秦文獻中表示仁愛、惠愛義用的是“”字。戰國中山王壺銘文的辭例是“德深則賢人親”。但漢代的出土文獻中該義已改用“愛”字,如馬王堆漢墓帛書《老子》甲本“愛以身為天下”。今天所見傳世先秦文獻表示仁愛、惠愛義時基本都用“愛”而很少用“”,則是后人翻刻古書時將“”改為“愛”的結果。

            “愛”的簡化早在魏晉

              “愛”從先秦到現代楷書繁體字的演變情況如圖所示(前五個字形取自《秦漢魏晉篆隸字形表》):

              還有人認為“愛”字中間不是心而是“必”,也是誤解。從上面第四個字形可看出,中間類似“必”的形體是書寫者把下部“夊”的第一筆穿透上部的“心”所致,這種寫法在歐陽詢、顏真卿、米芾、唐伯虎等歷代書法家筆下都很常見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“愛”又是如何簡化為“愛”的呢?我們看看下列字形(前五個字形取自《草書大字典》):

              從這些草書字形可以看出,字形下部作為聲符之一部分的“心”和義符“夊”本不屬于同一構形層面的構件,因位置相接,快速連寫時變成了“友”,即先將“心”草書為類似一橫的筆畫,并將其與下一部件“夊”的第一筆連寫,客觀上就形成了類似“友”的形體,這從上圖倒數第二個明代書法家趙孟的字形上可以看得很清楚,而最后一個出自唐代書法家顏真卿書法作品中的字形,已與現代簡化字毫無區別。

              簡化字形“愛”早在魏晉時期的造像上就出現了,其后歷代的書法作品中皆不鮮見。我們舉孫中山先生的書法作品為例(見下圖)。

            “愛”不能承受之重

              漢字已有幾千年的演變歷史,字形由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、隸書到楷書,形體和結構都發生了巨大變化。比如何以“射”字從“身”、“香”下為“日”,何以“秦、奉、奏、泰、春”上部相同,何以“弄、奐、輿、舉”下部有別?沒有古文字學知識,這些字的字形來源、“精意”所在,一般人難以知曉。

              前面提到的東漢許慎,在當時就享有“五經無雙”的美譽,但在《說文》中也難免有誤解字形、誤釋字義之例。如把小篆字形的“為”誤釋為“母猴”,今人見到“為”的甲骨文、金文字形,是一只手牽著一頭大象,才知道“為”的造字本義是人牽著大象從事勞作,跟“母猴”毫無關系。小篆字形距離甲骨文、金文等古文字當然要比現代字形近太多,以許慎的學問,解釋字義尚且出錯,今人試圖用現代楷體字形解釋造字意義,試圖“深挖”其中的文化內涵,牽強附會之處只會更多。

              文字學是一門科學,有自己的科學術語、科學規律和研究門檻。為了有趣或者在非正式場合做文字游戲,出現類似宋朝王安石所說“波為水之皮”那樣的“歪解”可以理解;但若是著文書面討論或者在正式場合口頭發表有關漢字問題的見解,還是應該了解一些漢字學知識,用科學的眼光來看待漢字,而不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某種情緒,任意曲解字形,或者如魯迅在《名人與名言》一文中所說,以為“名人”對任何非專業內的問題都有高見。這樣才能避免出現類似把對各種社會問題的不滿加到“愛”字頭上的現象。

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秒速赛车走势怎么看